湖北黄石大冶还地桥镇土库村村民彭进托朋友从杭州给父亲寄了两盒抗肝癌药,药送到了镇上的快递点,因防疫期间管控,快递员进不到村里,村里的人也去不了镇上。幸好黄石市消防救援支队成立了“119党员突击队”,帮群众跑起了腿。接到彭进的求助,黄石市消防救援支队的消防员从镇上的快递点取了“救命药”,送到了彭进家中。

从事后结果来看,“119党员突击队”帮患者送药到家,解决了群众的后顾之忧,称得上是做了一件好事。然而,从事前的经过来看,这位患者的“救命药”被堵在镇上时,其焦虑和无助可想而知,他已断药几天,对治疗或多或少会产生一定的影响。也就是说,在这起好事的背后,仍然可以发现有药吃不上的民生堵点。

防疫与民生保障理应形成动态平衡,随着防疫形势的变化,民生保障的力度可以渐进式加强。防疫措施严一点无可厚非,但一概严下去不肯改变,也并非防疫的正确做法。当地或许有其不得不这样做的理由,放眼全国来看,不少多日没有发生疫情的低风险区,仍然采取严格的封闭措施,这也是一种常见现象,以至于一些地方针对过度防控想了不少办法,仅下发通知要求不得采取一刀切的封闭政策的地方就不在少数。

防疫期间,一切都要服从于防疫需求,很多人因此作出了牺牲,仅无法及时复诊、药品供应不上的慢性病患者就不在少数。看病等民生问题涉及生命与健康,同样十分重要,也同样拖不起。防疫和保障民生未必不可兼顾,相信只要做好防护,处于管控之下的人员有序流动,不会对防疫工作构成影响。一概禁止出村固然容易实现防疫目标,但简单地一刀切也会让民众付出更多不必要的代价。

在上述事件中,在确保人员安全的前提下,适当调整防疫管控措施,让“救命药”至少能够顺利抵达村口,让危重慢病患者能够及时看上病,类似这种打通民生堵点的举动,不仅可以做到无损防疫效果,而且会因富有人情味而更能赢得民心。

默默捐款,只为还一笔“人情债”10月24日,西安慈善会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说他是一个修鞋匠,要为慈善会捐一万元,救助那些比较困难的群众。打来电话的就是孙靖老人,面对镜头,老人有些不好意思,说钱捐得晚了几天。

年底即将到来,孙靖租住的铺子面临拆迁,当地社区和一些好心人正在积极为他奔波找新的地方。老人告诉记者,明年国家要实现全面脱贫,他已经攒够了明年扶贫日的捐款,一定比今年准时,比今年还多。

当地动用消防救援力量来解决民生问题,这当然值得点赞,但也要看到,动用突击队是非常规手段。消防救援毕竟人手有限,而民生需求涉及面广,数量也很大,虽然这次取药动用了突击队,但总不能让需要出村办的事都烦劳突击队去办理。民生需求是日常需求,供需之间必然难以平衡,这就注定很多民生需求无法通过这一渠道得到满足。

“立青”——受助于人,我用余生还不清

疫情对于人的心理影响是多方面的,麻痹和过度恐慌、毫不在乎和过度防控,都是不正确的反应。如果说,疫情发生之初形势十分严峻,防疫对民生有一些影响在所难免,也是一种必要的代价,那么当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成效,形势有所缓和,有些管控措施就应当做出适当调整了。

孙靖修鞋的店是租的,地方很小,工作休息都在里面。因为手艺好、人又实在,来找他修鞋的人不少。开店开了4年多,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没休息过。他做一顿饭吃两三天,十多年没买过新衣服,从早上七点一直到凌晨,修鞋、攒钱、捐钱,周而复始。

修鞋老人 孙靖:10月17日是扶贫日,那一天我身上没有钱,就等,等这钱到手了。

修鞋老人 孙靖:别人为什么帮我,我为什么不能帮别人,张口容易合口难。这个情,我没法还,一辈子。

全年无休,免费收贫困学徒

扶贫日过去一周后,老人终于凑齐了一万元,四处打听怎么把这笔钱捐给扶贫办,最后辗转联系到了西安慈善会。

德不孤,必有邻。经常有人隔三差五给孙靖送饭、送水果,有人送来电暖气、电脑,这些都让孙老先生很感动,但他最喜欢的是个纸箱子。这是为残疾学校募集鞋的“项目”,由退伍军人赵海龙提供。因为常在老人这修鞋,一来二去熟悉了,赵海龙有了将旧鞋回收再利用的想法。

自从儿子走后,十几年间,孙靖已经记不清他多少次跑到医院,给素不相识的患者送钱。哪怕是预支工资,想尽办法也要帮。

2015年,孙靖从重庆来到西安,开了这家修鞋店。放修鞋钉子的抽屉里有大大小小十多张捐款收据、证书。 每一张证书上,捐助人都写的是“立青”,而不是老人的本名,老人似乎有意地不想让人知道他在捐款。

让孙靖老人感到无以为报的不是钱而是社会的温暖和善意雪中送炭之恩,一生难报于是,他愿自己做那送炭人为每一位送炭人点亮“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