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滑联:考虑将短道速滑世锦赛推迟至下半年 但不会早于10月份

中新社北京3月1日电 国际滑联北京时间1日宣布,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推迟的短道速滑世锦赛本赛季将无法举行,国际滑联将考虑是否可以在今年下半年举办世锦赛,但无论如何都不会早于10月中旬。

从他人角度考虑,出其不意问出细节

据儿科医院感染科主任曾玫介绍,今天出院的两个患儿,均为女孩 ,一个11岁,一个14个月。

工作日以继夜是常态,最“早”的一次,郑雅旭流调完后回到单位已是清晨6点。上周她回了一次家,吃了晚饭后急匆匆赶回单位,晚上10点多继续开会,这样她都没觉得辛苦,只是听到儿子对别人说:“妈妈很辛苦的,她在打仗。”郑雅旭没忍住,红了眼眶。

两位市民在龙架山国家森林公园内游玩。瞿宏伦 摄

上海“一号病人”调查肖文佳参加了。搭档宫霄欢直言:“佳子的提问有一手。”让人回忆14天前做了什么,是一件有难度的事。刚询问上海“一号病人”时,她想了半天回答:“我也没去什么特别的地方,就在家做家务,陪陪孩子。”

春节从初一到十五连续作战,宫霄欢只回过两次家,其中有次匆忙赶回家为儿子过生日后,又在深夜回到单位继续工作,每天跟家人的联络就靠视频。当她回家时,看到迎出门的儿子,清脆地叫着“妈妈”,她的心都暖化了。

纸张、白板都是他记录可疑点的阵地

作为短道速滑比赛的赛季收官之战,2020年短道速滑世锦赛原定于3月13日至15日在韩国首尔举行。受疫情影响,首尔相关部门已关停比赛举办地木洞滑冰场,并要求取消所有既定赛事,国际滑联已于此前宣布短道速滑世锦赛无法如期举行。

这名85后从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毕业后,就进入了市疾控中心,是传染病防治所的业务骨干。

虽然现在上报的病例在减少,但这并不意味着流调青年的工作节奏能放缓,“流调的工作减少后,我们还要思考下一步如何防控、如何优化数据监测等。”

听到同事的呼唤,坐在角落的肖文佳从电脑后面抬起了头,“快了。”

“阿姨,您发病后去过医院看病吗?”

传染病防控就像筑坝,坝筑得及时、坚固,才能减轻下游医疗救治的压力,而预防疾病传播和流行最高效的办法之一,就是流行病学调查。

在开展流行病学调查、对密切接触者进行排查并开展追踪管理时,毛盛华除了仔细询问外,还喜欢写,写下确诊患者的行动轨迹,写下大量筛查后的可疑点,再根据逻辑关系一个个排除。有纸张写纸张上,有白板就写白板上。

3月8日,贵州龙里天气晴好,市民游客纷纷走进位于贵州省黔南州龙里县城郊的贵州龙架山国家森林公园享受周末时光

这段日子,肖文佳和他的同事一样,没有星期几、几号的概念,他只知道,昨天、今天、明天。相隔三四天,肖文佳会回一次家,前提是手上的工作暂告段落。回家几小时主要陪陪妻子,汇报工作情况,妻子是名护士,对他的工作很理解。还有一半时间,他得成为孩子的家庭教师,“有些数学题目视频里讲解不清,回家一趟赶紧给孩子说说,这是我最大的任务。”

一个多小时调查,穿着防护服的宫霄欢也闷出了一身汗。抽丝剥茧、层层递进,终于搞清陈阿姨从发病前14天至发病后就诊入院期间的活动情况。宫霄欢手上拿着的统计表,是调查的“利器”。

也是从那天起,宫霄欢进入了日以继夜的战斗状态。这名85后上一次回家还是2月13日,家里有她不到2岁的宝贝儿子。

她说,统计表是提前设计好的,发病前14天,每天根据日期排列上午、中午、下午分别去了哪里,当天晚上住哪里,午饭、晚饭在哪里吃,乘坐什么交通工具。针对一个病例,基本有两三张统计表。

2月初的一天深夜,毛盛华跟着市疾控中心新冠肺炎现场工作组副组长潘浩来到某区疾控中心,现场探讨一件比较复杂的案例,对方没有任何疫区旅行和接触史。

上海市疾控中心1号楼最高处的“+1”层,是新冠肺炎现场工作组的临时办公室。紧凑的桌椅,桌上放着念慈菴、火腿肠,泡面纸箱搁在办公室一角,凑近一瞅,空了。

当天结束现场流调后,宫霄欢和肖文佳又迅速赶回单位,梳理现场流调信息,撰写流调报告,完成已是深夜。

时间、地点、住哪,都含在表格中

郑雅旭办公桌背后的橱柜间隙中,卡着躺椅、靠垫,如果忙到没空去市疾控中心对面的三湘大厦休息,她就会拉出躺椅,枕着靠垫,眯20分钟,继续奋战。

2006年进入市疾控中心的肖文佳,是宫霄欢的前辈,佳子的思路清晰,做调查时,年轻一点的同事想不到的点,肖文佳都能在一旁补充上,而这些点可能会涉及密切接触者的判定及后续管理,“佳子会补充问询,保证流调的完整性。”

国际滑联还表示,对于评估的进展情况,国际滑联会实时通报,尽早宣布结果,而本赛季其他国际滑联赛事仍将按计划举办。目前速度滑冰短距离和全距离全能世锦赛正在挪威进行。

没法顾小家,因为宫霄欢需要为城市的安宁、市民的健康工作,“这是我们的职责,希望疫情能够及时防控住,疫情来袭时,你我荣辱与共。”。

“佳子,这个案子的报告好了吗?”

全市联动后,区疾控中心会对疑似病例做筛查,对于比较难啃的“硬骨头”——聚集性案件、流行病学史不明确案件会送到郑雅旭和同事手中。

宫霄欢是市疾控中心团委委员、中心传染病防治所急性传染病防治科主管医师。他们接到长宁区疾控中心的电话是1月16日,对方说,从武汉来沪的陈阿姨因发热、乏力、咳嗽等症状,在家人的陪同下在同仁医院发热门诊就诊,高度疑似新冠肺炎。

市民在龙架山国家森林公园内游玩。瞿宏伦 摄

宫霄欢一声声“阿姨”拉近了两人的距离。彼时,躺在同仁医院隔离病房里的“阿姨”,在第二天被确诊为上海首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而穿上全套二级防护装备的宫霄欢,拿着表格,在她身旁做面对面调查。

其中,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新冠疫情防控现场调查处置青年突击队成员是专办“疑难杂症”的流调青年。

上海目前确诊病例数为338例,经肖文佳之手的流调报告就有近100份。眼中布满血丝的佳子,也好几天没回家了。

郑雅旭始终记得刚进大学时,一位老教授所言:“预防医学是不被公众所关注的,但你们今后的工作,是为整个人群的健康服务。”这句话深深刻进了郑雅旭的心里,这是份责任,也是工作的意义所在。

截至目前,上海已有124例确诊病例出院。

他们做什么?针对上海2500多位疑似新冠肺炎病人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在海量信息中抽丝剥茧,排查可能感染的蛛丝马迹和传播方式,发现疫情发生的特征,为政府决策提供重要依据。

“那你有没有去小区周围?或是去跳过广场舞?”肖文佳出其不意地问出了这一问题,对方才点头补充:“对,有和其他人一起跳过广场舞。”

在当日的声明中,国际滑联表示,考虑到疫情发展的不确定性,即使4月初赛季结束后再延长几周,在本赛季推迟或易地举办世锦赛也无法实现,国际滑联将与所有相关方合作评估世锦赛能否在今年晚些时候举办,但无论如何都不会早于10月中旬。

34例患者出院,这是自上海出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至今,病例出院人数最多的一天。

细致,设身处地从他人的角度考虑问题,是开展流行病学调查不可缺少的一环。肖文佳说,可能对方每天都在做这些事,对她来说就是生活的样子,而线索往往就藏匿其中,“所以一般我们会多为对方考虑,可能会做什么事,再提供一些细节,帮助他们回忆。”

市民在油菜花丛中自拍。瞿宏伦 摄

与此同时,国际滑联还称,自2月4日起,国际滑联开始在旗下赛事中采取针对新冠肺炎的预防措施,并于近日进行了更新。国际滑联将密切关注疫情发展态势,并遵从世界卫生组织和赛事举办地国家政府的相关建议。(完)

郑雅旭是市疾控中心传染病防治所党支部书记,也是疫情防控现场调查处置青年突击队队长。她和20多位同事从1月中旬忙碌至今,24小时应急值班,流行病学调查是他们工作的一部分。

“阿姨,您在武汉的时候周围有人出现过发烧、咳嗽吗?”

白板成为了毛盛华记录的阵地。“11-14日,无外出”“15日,家→南站→金山→南站”,白板上分日期写下确诊患者的行程,确诊之前的14天,每天上午、下午的行动轨迹都要排查。“20日,Z开头的火车路过武昌,老先生要坐车,交集可能在过道里。”

拉上流调箱,宫霄欢和搭档肖文佳就出发赶至医院。在陈阿姨女儿那得知,病人是从武汉到女儿家里过年,在武汉就有症状。到上海后没有去过其他地方,密切接触者只有女儿、女婿。到医院就诊也是女儿开车前往,未涉及公共交通。

提问,肖文佳一般也用“5W”原则,WHO、WHEN、WHERE、WHAT、WHY,病例每一天的行动轨迹都可这样问询,什么时候去过哪里,和谁在一起,做了什么事,能基本梳理好信息。

两人一组,拉着流调箱,他们就出发,最多的一次一晚上有六七组成员奔赴各处。郑雅旭给记者展示了流调箱里的“宝贝”——N95口罩、防护服、鞋套、护目镜、手套、消毒剂,根据具体情况会配有3M面罩、滤棉,可防喷溅、气溶胶,一个箱子配的是2-3人装备。

他们有着初心和情怀:为人类的健康服务。

自1月16日上海发现“一号病人”后,他们正式进入流调模式,这一天起,毛盛华便没有在家睡过觉。他是密切接触者管理组组长,要去所有需要他去的地方。

同时,在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2例新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儿,也被确定符合解除隔离和出院标准,被父母接离了医院。

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副院长翟晓文告诉记者,从1月19日以来,医院共收治58例新冠肺炎疑似患儿病例,其中确诊10例,到今天共有4例已出院,6例在院治疗,年龄最小7月龄,最大11岁,5个是男孩、5个是女孩。没有重症病例,大多数患儿都有家庭成员确诊感染。

除了应急流调,还要思考如何防控

作为妈妈,宫霄欢原本承包了睡前给儿子讲故事、哄儿子入睡的任务,最近这任务只能交给家人。

游客在龙架山国家森林公园拍摄照片。瞿宏伦 摄

14月龄的BB于1月下旬跟随父母和其哥哥自驾至浙江绍兴外婆家探亲,1月底一家人自驾返回上海。在浙江期间患儿父亲出现呼吸道感染症状,回上海后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儿母亲和外婆后来也被确诊。入院前10天患儿出现咳嗽,无发热,经CDC检查鼻咽拭子核酸阳性,被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经120负压救护车转入儿科医院。其临床表现属于轻症,医院予对症治疗和口服中成药。患儿经过治疗后呼吸道感染症状等症状均已消失,恢复良好。两次复查新型冠状病毒核酸均阴性,根据国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诊疗指南,达到解除隔离和出院标准。

一位游客在拍摄盛开的郁金香。瞿宏伦 摄

11岁的小A跟随父亲于1月下旬自武汉来到上海亲戚家,1月底开始发热,体温最高至37.7度,伴有咽痛和鼻塞,来儿科医院发热门诊就诊,被收入负压房间隔离治疗。入院后,经CDC采样检查显示新型冠状病毒核酸阳性,经专家组评估,结合小A的临床表现属于轻症,医院予以对症治疗和口服中成药。患儿经治疗后呼吸道感染症状等症状均已消失,精神饱满,食欲也不错。两次复查新型冠状病毒核酸均阴性,根据国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诊疗指南,达到解除隔离和出院标准。

她说,流调的主要内容包括病例基本信息、发病诊疗和报告情况、相关活动情况、可疑暴露史情况、实验室检测情况等。